焊线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焊线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3G手机操作系统之争升级国产平台尚缺底气

发布时间:2020-02-11 04:44:36 阅读: 来源:焊线机厂家

2005年,手机操作系统市场明争暗斗。

对于微软、Symbian这样的老牌巨人和新兴的操作系统厂商而言,争取拉拢的对象只有手机制造商已经远远不够,在2005年,他们已经将目光瞄准了产业链的龙头——移动运营商。

“擒王”战略

“软件平台第一要解决的不是终端问题,而是业务的应用问题,从这一点说,手机操作系统的开发必须找到制高点,获得运营商的支持。”微软移动通信事业部的韦青对记者表示,针对未来3G市场“未雨绸缪”,是微软与移动运营商合作的初衷。早在2004年,盖茨就在一系列访华活动中与中国移动签署了高达1亿美元的巨额合同,并与中国联通成为终端开发的战略合作伙伴。这些都表明了微软的“擒王”战略开了一个好头。在另一方面,以诺基亚为领导的Symbian势力也“不甘示弱”。在3G应用起步较早的日本,DoCoMo与Symbian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近,其3G网络上的富士通手机采用的就是Symbian操作系统。2004年9月,DoCoMo公司甚至宣布将与Symbian合作为FOMA手机的操作系统建立一个标准用户接口和服务平台。

和操作系统开发商一样,在3G大潮的来临之前,移动运营商也必须借助手机丰富的增值应用来打开市场。在联通的定制终端方面,微软与中国联通共同推出的CDMA1X智能终端手机CU928,是支持中国联通“视讯新干线”多媒体业务的惟一终端。中国移动也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,根据中国移动业务推广部门负责人介绍,未来中国移动定制的手机中将支持包括微软的Windows Mobile、Palm、Linux、Symbiam等多种手机操作系统,“至于选择哪一种作为主力,最终倾向于哪一方,主要看市场,看谁更适合用户需求。”这位负责人表示。

利益之争

软件产业向来利润惊人。尽管运营商还在犹豫不决,但操作系统平台的斗争却早已打响,目的只有一个:就是抢在诱人的3G市场之前,尽可能地统一自己的市场份额。

据美国市场调研公司Tele Geography最新数据显示,2004年全球约有3000万3G用户,2005年的3G用户将超过这一数字的两倍,而全球3G用户2010年将达5亿,成长潜力惊人。同时,伴随着3G业务的迅猛成长,能有效支撑移动业务的嵌入式软件市场也被业界广泛看好。

“3G的应用其实就是互联网的应用,与PC非常相似,用户的需求和使用习惯将给微软这样软件平台企业带来巨大机会。在这种利益驱使下,增值业务平台的软件标准已经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高度。”移动通讯联合会副会长谢麟振告诉记者。

作为PalmSource在中国的首家特许运营商成员,联通新时讯市场营销部的钱根林也透露:“我们的基本目的是希望以增值业务为引导,向用户提供3G业务的体验。”他认为,对智能终端来说,是非常适合未来3G业务发展需求。但是这个业务的平台应该是开放式的平台,中国联通希望现有的终端都能够支持这个业务,并形成统一的标准。钱根林还表示,在中国市场,手机操作系统厂商还没有展开直接和正面的竞争,竞争还处于类似选择合作伙伴、产品实验等表层阶段,随着智能手机及带有多媒体功能产品的快速发展,这种竞争将深化到产品功能和细分市场领域,市场竞争将开始激烈。而无论争战如何,随着3G即将到来以及手机定制模式的发展,操作系统开发商倚重运营商的战略思路将更加明显。

国产平台尚缺底气

“真正的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。”伴随着中国电信业发展,越来越多的企业对科技的自主创新有了更深的认识,软件行业也是一样。2005年,面对中国3G商用的巨大吸引力,国内科研院所、高校、手机厂商开始在通力合作,手机嵌入式平台的开发成果也如“雨后春笋”。

但是,在操作系统市场的激烈竞争下,国内手机操作系统面临着业务拓展困难的窘境。先是在2004年,最被当时业界看好的南京移软被PalmSource所收购,据操作这项收购的移软公司内部人员表示,就连PalmSource这样的跨国巨头,也不得不承认南京移软具备深厚的研发实力。“但是光有研发是没用的,在市场的推广方面,在行业标准的影响力方面,我们需要更充裕的资金与企业号召力”,在该人士看来,没有充裕的资金作为后盾,中国软件开发企业在行业标准方面“短时间难以形成气候”,只能并入巨头旗下。

无独有偶,曾经名噪一时的Hopen(昊鹏系统)也很快从“一片热情”中冷静下来。具有中科院背景的Hopen操作系统是国内第一个实现手机自主软件产业化的操作系统,从2002年底的熊猫易美98到联想的G900,再到前不久上市的NECN940,Hopen操作系统有10多款产品上市的骄人业绩。然而,在操作系统市场的激烈竞争下,Hopen很快面临着平台推广上的“瓶颈”,合作伙伴更纷纷“另投他处”。

来自浙江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的副院长吴朝晖认为,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,一方面说明了软件行业的竞争激烈,同时也说明了大部分国内企业在市场推广上面准备不足。“从软件的产业链来讲,手机嵌入式软件光有研发是没用的。”吴朝晖分析说:“目前国内的软件企业通常都各自为政,采取和高校和科研单位合作的方式来进行研发,在市场推广上却没有形成凝聚力。”据吴朝晖介绍,目前手机嵌入式软件是863计划中的软件专项项目,这个项目不仅要探讨技术上的突破,更希望通过行业支持让国产技术软件在一定程度上打破垄断,“这样做也能够把国内有限的有关操作系统的资源集中起来,共同完成跨越式的发展。”

公司年检

深圳筹划税务案例

中山工作签证逾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