焊线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焊线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8:48:36 阅读: 来源:焊线机厂家

接下来几日,府里开始张罗李娥姿与宇文邕的婚事。

无意中听刘嬷嬷说,宇文邕下月将亲自来迎接李娥姿,本来心上人将至,是件高兴的事,可李娥姿却愁眉不展起。

晚饭时分,听说北方战事又起,宇文邕虽然答应下月来李府,但现在还驰骋在战场上生死不明,正与北齐的兰陵王对战中,难怪李娥姿为他担心。

据说那位兰陵王素来骁勇善战,屡建战功,每次上阵都戴着铜兽假面。我想这样的人要么长相美番了天,要么相貌奇丑不敢以真面示人。

心里抑制不住那股好奇,想揭开兰陵王的面具,看看他究竟长得啥样?

这番一想,竟不觉偷笑起。

时光飞逝,转眼已是李娥姿及笄日子。

这日的李娥姿美得如同一朵月下的芙蓉,摇曳生姿间倩影绰绰。

刘嬷嬷扶着她来到厅内,由李将军的侧夫人钟氏替李娥姿绾发。

本来这事应该有李娥姿的生母来做,可惜李夫人去世的早,眼下只能由钟氏这位府内权力最高的女眷来代替。

我瞧着,钟夫人用一块黑布将李娥姿的发髻包住,随即又将一只碧玉莹莹的发簪插入发髻。

换了发式的李娥姿越发婀娜生姿。

不时让我瞧着有些羡慕。想到,再过二年我也要及笄了,只是不知到时谁来替我绾发?

如此一想,不免泛起一丝酸涩。

李娥姿大概瞧出了我的心思,嫣然一笑,扔下手里的《妇德》,牵着我的手说:“好紫儿,待你及笄,我请府里最好的嬷嬷替你绾发!”

我知道她是在安慰我,心里顿时暖暖的,冲她回笑起。

窗外又飘起雪花,我松开李娥姿的手朝窗前步去。

不知为什么,每每看到雪花,眼前总是浮现出一片白茫茫的雪地,心间一揪,一股道不明的情绪如潮水般涌来。

都说女人多愁,从来不认为自己会生愁的,自打见了高孝瓘后,时不时总泛起一股愁绪,明明那时候才七岁,根本就不识愁是何滋味,男女间的情愫又是怎么回事的年纪,偏偏他就像午夜的梦魇总萦绕着我。

长廊里响起匆忙的脚步声,刘嬷嬷急冲冲地奔进来说:“宇文大人来了!”

李娥姿与我不为一怔,我幽幽离开窗前不时启口。

“哪个宇文大人?”

“瞧你们俩,傻了啊!自然是宇文邕大人!”刘嬷嬷笑道。

李娥姿盈盈一笑,将手中的书往桌上一搁,冲我招手说:“快,给我上妆!”

我瞧着她这副心急样,扑哧笑起来。

“小姐,好心急!宇文大人又不会跑!再说,他这趟来就是来接小姐的!”

“紫儿你在取笑我!”李娥姿娇嗔起,用指头戳了下我的脑门。

我抿嘴低笑,却不再说她,只将胭脂水粉一一递给她,瞧着她对着铜镜细描着。

见她这般认真,忍不住又说:“不是说等小姐过了及笄再来的,怎么这么快人已到府上!如此看来,那邕大人比小姐还要心急!”

“死紫儿!就你多事!”李娥姿被我说得两颊泛起红云,拿着胭脂盒才我扔来。

我避开她,继而提醒她道:“邕大人对小姐一往情深,你们又是头回见面,小姐也该拿出点诚意!”

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“小姐可以送他件信物,让他明白小姐对他的心思!对了,外头这般冷,邕大人冒雪赶来,想必此时又冷又饿,奴婢去做点上口的点心,一会让小姐带去!”

李娥姿见我人小心思却细密,喜得点点头,遣我赶紧去做点心。

外面已是一片银装素裹,越过将军府的九曲长廊,我一边赏着雪景,一边赶着脚,大概是走得急,又没看路,不时踩在冻了的雪块上,脚步一个趔趄,身躯真往一边倒。

长廊外恰好是条河道,此时已冰封,这若掉下去,不死也会冻伤。

我吓得面色煞白,急呼救命,偏偏这时候,廊道里一个人都没有。

眼看离河道越来越近,一抹黑影从河道那边飞来,利用上好的轻功,越过冰面,波澜不惊地一把将我接住,如只黑色的蝴蝶般,在空中旋转,随后缓缓落地。

好闻的龙涎香味袭来,我微微一怔,抬首对上一双晶亮深邃的眼眸。

那眼眸在看到我的刹那似乎也微微一愣。

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袭来,我不由自主地攥紧了男人的衣襟,如同揪住了一个救命稻草。

冰冷的黑色盔甲,让我指尖生寒。

眸底隐隐含泪,抑制不住地觉得心在作痛。

男人将我的情绪瞧去,一张面若冠玉的俊脸转眼冷若冰霜。

眸光一冷,撩下我扬长而去,这感觉让我患得患失,而刚刚那一幕如同没有发生过一般,

我望着男人颀长高大的身影,肩头颤颤竟没来由地抽泣起。

后来我才知道,他就是宇文邕,想不到我们的初次见面,竟是这样,无形中,我从他的眼眸里看到了疏离和讨厌。

我将点心端给李娥姿,却没将刚才的一幕告诉她,不过是让她不要误会。

晚膳时,宇文邕已卸去一身盔甲,换了一身黑袍,越发显得俊美无双。

望着他与李娥姿成双入对,我的心没来由地抽痛。

我不敢再看他们,那一幕着实灼伤了我。

我也不知这是种什么样的心态,明明眼前的两人郎才女貌,是对让人羡慕的璧人。

我忽然觉得该是我离开的时候了,这种心态的我,怎能再跟着李娥姿。

我坐在廊道的台阶上,望着漫天的飞雪,看着这天地间的孑然一体的素净,思绪一点点抽离。

我想去找高孝瓘,可是人海茫茫,仅凭幼时的记忆,又觉希望渺茫。

茫然无措的我,觉得天大地大,竟无一处我的容身地。

我不知自己在雪地里坐了多久,久到落了一身雪快成雪人冷得直打颤的时候才起身,却不巧,刚起身,迎面撞到一堵肉墙。

熟悉的龙涎香味,让我很快想到了宇文邕。

此时的他喝了点酒,嘴里不时有酒香逸出,两眼迷离,走路打着绊,我赶紧上前一步扶住他的身躯,半蹲下膝说:“见过大人!”

宇文邕没有吭声,而是直直地盯着我,眸光冰冷,像把锋利的匕首般在一点点割切着我的心膛。

---- 作者寄语:未完待续。额,看得人不多啊,好伤心啊!到处要不要写长些啊?好吧一会见!

新鲜铁皮石斛盆栽石斛品种76图片大全

单组沙土打包装袋机单组沙土装袋机

PVDF材质波纹填料宁夏定制增强聚丙烯规整填料

鹤壁PE塑钢缠绕排水管经济效益高

阳江穿孔铝单板幕墙供应商

5吨道路清扫车厂家

全自动钢筋焊网设备钢筋网片焊接机设备价格

破碎机德州重型圆锥破碎机制造厂家

7米8防疫站疫苗冷藏车批发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