焊线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焊线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谁是化肥价格飙升的获益者-【新闻】北极花

发布时间:2021-04-20 13:54:45 阅读: 来源:焊线机厂家

谁是化肥价格飙升的获益者

为了保护农民的利益,国家接连出台对化肥市场的调控措施,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对尿素严格限价,但是化肥的价格还是涨了起来,并且一路飙升。奇怪的是,一些正规的化肥生产厂家和经销商却一再声称,他们的利润不仅没有增加,反而下降了。化肥价格为何在宏观调控中节节攀升,化肥涨价到底"肥"了谁?限价政策无法遏制肥价飙升春耕已经开始,但在安徽肥西县新仓镇范家墩村,村民孙市友只购买了4袋(每袋50公斤)化肥、2袋碳铵和2袋复合肥,仅够当前种植的2亩早稻首次施用。紧接着的追肥和中稻也都需要大量肥料,但孙市友不敢买了,"价格太高,如果以后降下来,现在买就亏了。"孙市友对记者说,按照目前的市场价格,每袋复合肥、尿素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5元、7元以上,每亩水稻仅肥料成本就增加近30元。他家共有8亩水稻,总的化肥成本比往年多240元,而他家全年农业纯收入才3000元。去年4月19日,国家发改委发出通知,规定******化肥出厂价一律以2004年4月20日的实际价格为最高限价。但到6月份,限价便被突破。以尿素为例,4月份的出厂价为每吨1450元左右,到了7月份,多数涨到1750元。7月20日,国家有关部门再次下发限制化肥价格的指令。而10月份以后的用肥淡季,尿素价格反而持续上涨,出厂价每吨一度达到1950元,为7年来最高。12月1日,国家发改委、财政部等部门联合发出通知,规定尿素中准价由原来的每吨1400元提高到1500元,上下浮动10%。文件下达后,几乎所有的化肥生产企业执行的都是上限,即出厂价每吨1650元。随后,这个上限又不断被突破。在限价令下,企业"变通"的方法五花八门。安徽辉隆农资集团公司总经理李永东说,价格根本不可能限制住,因为原料的价格限不住,国家不可能像计划经济时期那样靠行政手段控制煤、电、油、运的价格。除了安庆石化化肥厂严格执行国家限价外,安徽几乎没有第二家企业执行限价。目前出厂价基本保持在每吨1680~1700元之间,而超出限价的几十元是以"其他票据"处理的。化肥在一片限价声中大幅上涨,尿素价格更是一路走高。短短一年间,尿素价格大约上涨15.8%。不久前,国家发改委通报查处了5家违规涨价的化肥企业,涨价势头才有所遏制。优惠政策"肥"了中间环节其实国家对化肥生产企业的政策不仅仅是"限价",同时从税收到能源、运输等各个环节都给予优惠政策。然而这些优惠政策却被一些中间环节"截留",成为地方、部门利益,影响了化肥价格的调控效果,使肥价居高难下。记者了解到,国家明确规定给予化肥企业增值税先征后返50%的优惠政策,有的企业去年的增值税到现在还没有返回,有的企业虽然返回了,却又被地方上拿走一块。去年安徽四方集团的计划煤为20万吨,事实上兑现率只有50.4%,化肥企业要多花150~200元一吨的价格购买非计划煤来维持正常运转。此外煤炭运输过程中还有出省费、资源费等******名目繁多的收费,每吨高达近百元。国家对化肥企业实行优惠运价,但铁路部门以运力紧张为由,让企业等车皮。企业"等米下锅"只好花高价买车皮。安徽四方集团和安徽海丰精细化工有限公司等企业反映,铁路部门还要收取"点装费",每吨70~130元不等,而且不开发票。这就造成化肥销售的"计划"价格,与生产、流通过程中的"市场"价格的矛盾。电价偏高也是化肥企业反应强烈的问题。据安徽四方集团副总经理王良优介绍,国家规定的优惠电价为每度0.341~0.356元,但实际上电力部门还要收取这基金那费用,企业实际付出的电费是每度0.371元。这个电价比2003年以前还要高0.02元。王良优说,别小看0.02元,四方集团为此一年要多付电费600多万元。安徽化肥工业协会秘书长王文富说,目前安徽的电价偏高,每度电比外省高0.08元到0.15元,一年全省化肥企业增加成本达3亿元之多。行政部门收取名目繁多的费用,也给肥价上涨推波助澜。据安徽省飞建化工有限公司办公室孙主任介绍,自1999年起,省农委土肥总站要求复混肥料生产实行登记制度。从办理临时登记证到最后的正式登记,每个浓度的复混肥料合计约需人民币2.35万元。孙主任认为,对复混肥浓度品种登记是不合理的行政审批行为。他说,复合肥不同养分浓度的产品,好比鞋厂生产不同尺码的鞋子,是产品的不同品种或规格,是根据市场需要而生产的。如果确是企业产品质量出现问题,质监部门可以查处。完全不必要用行政审批来限制。如此算来,国家给予的优惠政策被层层盘剥,企业要花费大量的"冤枉钱",企业把这些"冤枉钱"计入成本,变成价格,最终受害的还是农民。回归理性要改变行政干预做法化肥限价的好处没有落实到农民头上,农民不满意。而煤炭企业也有怨气:煤炭卖不出去的时候没人关心,国家也没有对煤炭企业实行优惠政策,现在煤炭市场紧张了,就让煤炭企业卖平价煤,这不公平。化肥生产、经销企业则大喊成本上升、利润下降。安徽经济研究所王傲兰所长说,化肥价格不能回归理性,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政府的改革措施与建立、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仍有很大差距。20多年的改革实践证明,根本出路是放开市场,将煤、电、油、运和化肥价格全放开,让所有的企业平等参与市场竞争。而不要"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"。"去年以来化肥市场价格的巨大波动就证明了行政、计划干预市场的失败。"辉隆公司总经理李永东说,"从化肥生产的源头到农民都不满意,是该考虑放开化肥市场,让市场规律发挥对化肥市场调控作用的时候了!"有人担心放开市场会"乱套"。李永东说,最有说服力的是粮食,过去全由国家控制,花了不少冤枉钱,群众没有得到多少实惠。现在放开了,不仅没出乱子,粮食的供应、价格等,都比计划经济时代好得多。他说,国家对化肥市场的调控可以通过政府储备,在必要的时候进行抛售来平抑物价。把暗补给企业、铁路的资金直接拿出来补贴给农民,真正保障农民的利益。中国消费者协会去年对农村化肥消费状况的调查表明,化肥消费量******的是粮食生产,占化肥施用总量的74.1%,说明化肥与粮食生产的关系最为紧密。因此,增加种粮补贴,可以******限度地减少因化肥涨价造成的农业生产成本增加。李永东认为,根据化肥、农药常年生产、季节使用的特点,省市二级应该建立和完善化肥、农药淡季储备制度,用经济杠杆抑制价格暴涨。政府还应当进一步重视发展化肥工业,制定向化肥工业倾斜的相关政策。

上海电动阀门公司

U型过滤器

三通式排泥阀

减压阀